左手枝江 右手贵州醇 浓染酱胜算几何_消费_产经频道首页_财经网 - CAIJING.COM.CN
<cite id="xx5zz"><span id="xx5zz"><var id="xx5zz"></var></span></cite>

    <noframes id="xx5zz"><pre id="xx5zz"></pre>

      <track id="xx5zz"><strike id="xx5zz"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<ruby id="xx5zz"></ruby>

        当前位置:产经频道首页 > 消费 >
         

        左手枝江 右手贵州醇 浓染酱胜算几何

        本文来源于北京商报 2021-06-01 08:31:49
        字号:

        为了追赶酱酒热,朱伟执掌的贵州醇、枝江酒业都开始做酱酒。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枝江酒业酱香型白酒产品“谦泰吉”在今年5月正式上市。这是朱伟出任枝江酒业董事长后,该企业推出的首款酱酒产品,标志枝江酒业“染酱”动作进入实操阶段。在朱伟看来,酱酒是白酒行业的战略机遇,尤其对迫切想要实现弯道超车、重夺鄂酒之王的枝江酒业来说,这一机会不可错过。

        对此,业内人士分析称,酒企跨界染酱将打破白酒行业原有的品牌序列,也将大大增加目前白酒行业整合的变数。但浓香、酱香均发力,可能最后哪一个都做不到最好。

        浓香“染酱”

        酱酒热之下,贵州醇、枝江酒业作为浓香型白酒企业,先后开启了“染酱”日程。

        贵州醇身处酱酒风口,早早开始染酱。今年4月,在春糖会期间,朱伟及贵州醇频频亮相各大酱酒论坛,贵州醇还在各种酱酒排行榜上刷脸。当时,朱伟曾直言:“酱香酒没有泡沫,并且远远没有泡沫。”朱伟还表示,酱香酒市场份额会超过浓香,并预判了酱香代替浓香的趋势。

        枝江酒业做酱酒之心早已显现。据了解,去年9月,江苏综艺集团收购枝江酒业一个月后,董事长昝圣达曾表示,除了贵州醇,未来枝江酒业可能也会生产酱酒。去年底,枝江酒业对外释放即将推出酱酒产品消息,也曾被不少行业媒体报道,引发热议。

        据了解,枝江酒业的酱香酒生产研究则长达20年,并保留了独立的酱酒生产车间。今年5月,枝江酒业推出酱酒产品“谦泰吉”。

        但北京商报记者在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搜索,并未发现相关产品。在酱酒相关推荐中,仍以贵州部分酱酒企业产品为主。

        图片来源:今日头条截图

        此外,朱伟在社交媒体个人号中表示,贵州醇今年1-4月净利润接近去年全年。枝江酒业1-4月企业实际上缴税费同比增幅超100%。与此同时,朱伟再次“喊口号”,称枝江酒业今年争取税收过亿。

        追赶风口

        宏伟目标在前,失守鄂酒第一宝座已久,枝江酒业在酱酒热下开始追赶风口。

        据了解,枝江酒业在2017-2019年间连续三年亏损,销售收入逐年下滑。2019年,枝江酒业销售收入4.32亿元,同比下降25.84%。

        另一组数据显示,2020年全国酱酒以约占总体白酒8%的产能,实现占总体白酒26%的销售收入,酱酒总产量约60万千升,产能同比增长9%。

        营收式微下,枝江酒企选择了浓酱并行。同时,今年以来,跨界做酱酒的酒企众多,包括水井坊、景芝酒业、海南椰岛等,甚至部分企业酱酒产品已经上市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酒企几乎均为区域强势酒企,在做酱酒之前已在原有品类市场深耕多年。

        对此,君度卓越咨询机构董事长林枫表示,酱酒热潮下,确实有很多浓香型白酒企业都在做“浓转酱”。相比于一般的酱酒企业,浓香型白酒企业在营销组织能力和渠道建设方面更有优势,也有很好的竞争能力。如果浓香型白酒企业能找到好的酱酒源,保证好的品质,那么相比纯做酱酒的企业还是比较有优势的。

        “染酱”不易

        左手枝江,右手贵州醇,朱伟执掌的两家企业都既做浓香白酒,也做酱香白酒。但对于众人皆涌入的酱酒市场,浓酱并行并不好做。

        业内人士分析称,跨品类进入酱酒市场,要面临不同品类之间的品牌认知、产品品控、渠道整合等问题。一味押注酱酒品类,可能导致原有品牌失焦,降低原有品类价值感。同时,每个品类都有自己的生产规律和消费群体,想要两样都占并不容易。

        一位白酒经销商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目前既做浓香白酒也做酱酒的酒企还算少数,两者都做,且单品均“能打”的就更少。从消费者方面看,喝浓香酒还是酱香酒,口味比较固定,在酱酒选择上也倾向一直做酱酒的企业产品。此外,消费者比较看重企业主打单品,会形成固定印象,对企业推出的其他品类的尝试意愿也相对较弱。

        在林枫看来,在酱酒热这样一个窗口期之下,浓酱并行已经是一个事实,但这个事实还处在一个初始阶段。浓酱并行这一说法,实际上是由于消费者的饮食重口味化催生了白酒的重口味化,所以酱酒相对来说有一点优势。但是浓香、清香都已经做了很久,在市场上份额仍占大头。因此,对于跨界“染酱”的酒企来说,想在酱酒品类上突破原有品类,或者“原生”酱酒企业较为困难。

       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实习记者 赵丹

        (编辑:林辰)
        关键字: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热门文章

        要闻

        编辑推荐

        • 宏观
        • 证券
        • 金融
        • 产经
        • 汽车
        • 科技
        • 地产
        欧美老熟妇喷水, freesex欧美喷水,欧美大胆a级视频